台灣當代攝影書選

 

《歲月照堂》

by 張照堂

本書收錄2013年台北市立美術館舉行《歲月/照堂:1959-2013影像展》之作品,包含張照堂1959年至今400餘件攝影作品,有印樣、未發表的肖像系列、數位相機及手機拍攝的組構影像系列;8 部紀錄片與電視影片;1960年代參與「現代詩畫展」及「不定形展」等深具實驗性的裝置作品。

「隨時走路,即時在場」,張照堂自高中時期拿起相機開始拍照,在超過50年的影像創作生涯中,作品涵蓋攝影、電視片、紀錄片與劇情片。在對人存在價值與時空位置之深刻觀照下,影像呈現平凡中包含超脫、既親切又疏離、荒謬中有詼諧的特質,體現攝影家敏銳的觀察、深刻的理解同情、高度關切與同理心。(摘自 北美館藝術書店

 

《STAGE》

by 沈昭良

 《STAGE》攝影集,為自2006年至2011年期間,沈昭良於全台各地,所攝「STAGE」(舞台車)系列作品中挑選編輯而成。

針對台灣特有的移動式舞台車,以當代攝影形式進行視覺書寫的作品彙編。共計收錄62件作品,採中、英、日文對照,高精細度印刷。(摘自 沈昭良官方網站

 

《迴返計劃》

by 陳敬寶

陳敬寶是攝影藝術家,也是新北市鄧公國小老師。擁有這兩個身份的他,自2001年起,將校園作為劇場,與學生合作擺攝一系列如同舞台劇劇照般的影像作品—《鄧公計劃》。以此創作基礎,陳敬寶再執行了《老松計劃》,邀請台北市老松國小的同學和家長將他們童年時代難忘之事描繪出來,並拍攝由學生演出的記憶再現。其後,陳敬寶又陸續於日本、韓國與中國分別進行了《黃金町計劃》、《湖東計劃》和《楓涇計劃》的拍攝,這些不同階段的作品累積成為《迴返計劃》,藉由被攝者的書寫文件與擺拍式攝影,探索虛實與記憶的微妙界域。(摘自 VOP tumblr

 

《海市蜃樓》

by 姚瑞中、失落社會檔案室

自2010年以來,至今已出版五集《海市蜃樓》,共收錄五百處以上的公共閒置設施,其中超過一半符合台灣民間謔稱的「蚊子館」,部分案例屬於年久失修的陳年建築、維護不良的歷史建物、荒廢的古蹟,或時空變遷、社會結構改變所產生的閒置小學、裁撤的軍事設施、營運失敗的市場…,而其它嶄新建築卻閒置不用的主因是政治人物亂開選舉支票、政策規劃過度樂觀、忽略城鄉結構改變以及黑金政治後遺症…等,許多案例皆因媒體報導或系列專書批露而陸續被政府列管,有些案例甚至應該列管卻不予列管,足見有關單位在名單掌握上與內部行政舉報系統似有不足之處。

面對債留子孫、高齡社會及貧富差距加劇的台灣社會,可見的未來將面臨艱困的挑戰,弱勢者與年輕人的被剝削感將更重。而一棟棟空蕩蕩的「蚊子館」,則是失能政府送給無權勢的常民們,最具諷刺意味的巨型墓碑了。 (摘自 姚瑞中個人網站

 
 BOOK COVER. "The Chain." Trolley. London. 2002.

《The Chain》

by 張乾琦

張乾琦拿過國際間許多新聞攝影獎項,同時也是Magnum通訊社唯一一位台籍攝影家,作品屢屢關切社會黑暗角落的弱勢族群,繼拍攝紐約唐人街的偷渡客生活之後,九二年起他多次造訪高雄縣龍發堂,以人道而謙虛的視線,拍攝一系列人像照片,包含病患養雞、裁縫等日常起居樣態,以及被稱為「感情鍊」的病患關係,為台灣對精神疾病醫療之忽略與偏見,留下了一個真實而殘酷的見證。 (摘自 誠品網路書店

 

《硓𥑮山》

by 陳順築

陳順築為臺灣解嚴後崛起於藝壇的中生代代表人物,他以個人情感濃烈的家族影像為媒材,開九O年代複合性影像創作之先河,以理性卻又細膩內蘊的風格為臺灣藝壇帶來清新、嚴謹的影像氛圍。

藝術家陳順築的創作從攝影出發,從家族老照片、老傢俱殘片,積極地探索不同媒材的組合可能性,藉由其個展的舉辦,藝術家對於攝影語法、藝術表現性的開拓將得以完整的呈現在國人面前。同時,美術館則藉由回顧藝術家的創作軌跡,梳理當代攝影作為一種基本素材,如何利用複合媒材、空間與環境的特質,作為一種實驗、開拓的對象,不僅擴展了攝影創作的概念,也豐富了影像在意義上以及運用上的可能性。(摘自 北美館

 

《都市底層》

by 何經泰

何經泰「偶然」地撞進了另一個台北市。一個與畫報、大媒體、消費雜誌、和商業攝影棚中的台北市截然不同的台北市:貧窮、無告、黑暗、絕望的台北。

在這「另外一個台北」,沒有充滿自信、咄咄逼人、西裝整潔的政客;沒有珠光寶氣的貴婦人;沒有豪華舒適的新轎車,沒有過剩的飽食;沒有俊男美女;沒有高大雄偉的大廈,也沒有花朵、月亮、幸福和青春。在這另外一個台北,住著年老、孤單、不幸、貧窮、為一連串不可思議的惡運所凌遲的瀕於絕望的人們。 (摘自 《都市底層》)

 

《I‧DIE‧WANT》

by 吳政璋

吳政璋運用攝影的長時間曝光技巧,讓光線堆積在感光材料上,藉由緩慢快門的拍攝方式,將黃昏或日落後的週遭景色,顯影為一張張獨特的台灣美景。這些風景影像充斥大量現代工業化的人造產物或是巨型建物,這些產物好似於凌駕,但又堆疊於自然環境之中,形成荒謬與矛盾的奇觀景象。而在拍攝過程長達數十秒的曝光中,持續且緩慢的在相機內顯影,猶如人類持續不間斷地對環境慢慢的破壞,也宣告在昏暗的氛圍中成像之時,正是環境邁入終結之時。

作品中的景象,呈現著自然環境受人為景色影響的危機,而畫面中身著制式服裝,沒有顯眼的動作或顏色,相較於四周的景象,人的臉部光線因曝光過度而呈現無任何影像的白色,形成一個看不見臉部五官的人。猶如一個盲目的人,即使外在危機的刺激,也無任何的反應與舉動。拍攝者的在場,刻意化為作品畫面中佇立的人,由在場者親眼的見證,轉換成相片中被觀者凝視的位置。(摘自 北美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