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Really Real:荷蘭 AKV|St.Joost 攝影碩士畢業展

文/羅晟文

對藝術與設計領域而言,一年一度的畢業展是每個學程的重頭戲,既是學校的公開報告書,也是學生與外界接軌的窗口。此文將介紹 AKV|St.Joost 藝術學院攝影碩士(MA Photography),今年七月於鹿特丹舉行的畢業展。有趣的是,在九位參展畢業生的作品裡,沒有任何的平面照片。

AKV|St.Joost 擁有目前荷蘭唯一的攝影碩士學程;過去兩年,我在這裡學習,也有幸能一同參與本次畢業展。關於學程介紹,可以參考這篇訪談,以及去年在 Lightbox 攝影圖書室的分享

 

俯瞰EYE電影博物館 ©Iwan Baan攝影,EYE電影博物館提供

  • 「Really Real」與 Roodkapje 展覽空間

共有九個學生參與為期兩年的學程,這些學生來自不同的國家與文化,創作與研究上的脈絡也各異其趣,包括小說、資本主義、公共空間、經濟動物、宗教成見、顏色感知、記憶、恐懼......等。由於此次展覽的參與者並沒有共同的創作方向,也沒有主流策略與媒材,因此在決定展覽名稱時,我們認為透過每個人的作品,能夠引發對於「現實、虛幻間關係」的多元詮釋與探索,最後訂定主題為「Really Real」。

藝評人 Frank van der Stok 在對本次展覽的論述「從福特全順到假新聞 (From Ford Transit to Fake News *」一文中指出:數位時代的媒體文化中,現實與非現實間的界線正逐漸模糊化;正與贗、真與假、信賴與疑慮間的分野已成了相對的概念,需視情況而定義。在社會與政治上,虛實錯置可以被視為全球化與數位化的副作用;但在文化上,這種現實與虛幻間的強制對話,或許能夠成為批判或積極回應這個現象的契機。

此展覽位於鹿特丹中央車站旁的展覽空間 Roodkapje(意為小紅帽)。這個成立於2000年的實驗性藝文展演據點/活動始發組織,從 2014 年開始,以 RADICAL(激進)為母題,自許為觸及社會逆鱗的角色,以非震驚、非煽動的手段引起人們對社會的關注。就空間而言,展場挑高,設有大約 300 平方米的連續空間,沒有藝廊或美術館常見的完美牆面,視覺上較粗糙,但佈展的彈性很大。

 

Really Real 開幕與 Lavinia Xausa 展演作品 「The Word of Worlds」(羅晟文 攝影)

Really Real 開幕與 Lavinia Xausa 展演作品 「The Word of Worlds」(羅晟文 攝影)

  • 參展作品

Breaking the Monoform in Public Space

Breaking the Monoform in Public Space 是 Nikos Kostopoulos(希臘)製作的手機照相 app。Nikos 認為:公共空間中氾濫的廣告商標是一種唯讀的圖像(monoform),但這些影像往往壓倒性地充滿了人的視覺空間;也就是說,面對於這些圖像時,人們常成為被動的觀者,麻木於商業廣告的視覺轟炸。因此,他設計了一個 app,它可以即時辨識現實生活中的廣告商標,並讓使用者自由變更。使用者可以選擇自己手機內任何照片覆蓋廣告商標,對公共空間的視覺支配重新想像。而在展覽期間,觀眾可以隨時上傳覆蓋的結果到一個公開的 Instagram 帳號

 

 

 

All That Ever Was ( Matija Pekic 作/羅晟文 攝影)

All That Ever Was
( Matija Pekic 作/羅晟文 攝影)

All That Ever Was

Matija Pekic(克羅埃西亞)熱衷於研究三屏錄像裝置的呈現形式,它由三個互相垂直且相接的大屏幕組成。觀者的在這樣的空間中,大部分的視角會被影片包圍。Matija 在大學時主修電影,她的作品 All That Ever Was 是一部關於記憶的劇情片,專為三屏裝置拍攝。主角在影片中身處一個不穩定的現實,並遭遇她記憶中的人物。不過,它並不是 360° 全景影片,三屏在內容連貫性、跳躍性和節奏上也和全景影片完全不同,這個維度即是作者拍攝、掌控、編輯的關鍵。

 

Mag ik je even voorstellen

Lou Muuse 作品裝置 (羅晟文 攝影)

Lou Muuse 作品裝置 (羅晟文 攝影)

Lou Muuse(荷蘭)長期居住於荷蘭的伊斯蘭教人口密集區域,她感到近年荷蘭媒體與某些政治人物描述、再現、討論伊斯蘭教徒的方式會強化民眾與伊斯蘭教徒的隔閡。由於 1960 年後移工與難民移民增加,伊斯蘭教目前是荷蘭的第二大宗教,佔總人口 5.8%。在她的虛擬實境紀錄片 Mag ik je even voorstellen(May I Introduce You)中,以 360° 全景錄影呈現三個伊斯蘭教兒童的日常生活。這三部影片讓觀眾有機會身歷其境,進入平時不一定有機會進入的場域中觀看、認識伊斯蘭生活。Lou 的目標觀眾是荷蘭的學齡兒童,她希望能夠帶著這個裝置與影片到各個學校中呈現。

Mag ik je even voorstellen (Lou Muuse 作)

Mag ik je even voorstellen (Lou Muuse 作)

 
Turtle, Hearts & Ghost Tales from Prison (Katarina Jazbec 作/羅晟文 攝影)

Turtle, Hearts & Ghost Tales from Prison
(Katarina Jazbec 作/羅晟文 攝影)

Turtle, Hearts & Ghost Tales from Prison

Katarina Jazbec (斯洛維尼亞)熱愛虛構小說(fiction),她的長期研究主題即是小說對人的影響。因此,她用了兩個月的時間,在比利時蒂倫豪特監獄中,與六個受刑人一同舉辦讀書會。作品 Turtle, Hearts & Ghost Tales from Prison 即是以這段歷程為基礎拍攝,結合紀錄、訪談與幻想的一部短片。

 

 

In Search of a Sublime Blue (Martijn van Mierlo 提供)

In Search of a Sublime Blue
(Martijn van Mierlo 提供)

In Search of a Sublime Blue

Martijn van Mierlo (荷蘭)的作品 In Search of a Sublime Blue 起於一段感知經驗:2015年,他在伊朗沙漠的天際看見令他感動的藍色,從此,他持續試圖尋找、再現這段感知。這部短片則以半虛構形式表達了他窮盡所能卻未能實現的過程。

 

 

MELK

我持續對「動物與人間的關係」的興趣,製作了作品:MELK,一個關於荷蘭酪農業與消費者盲從現象的作品。我發現許多消費者完全(也許過度)信賴農產品包裝上的設計,因而將自己化為一位好奇的消費者,對牛奶瓶上的「放牧牛」標章認證機構提問,並以創作回應其回應。隨後利用統計分析,找出該標章驗證流程上的盲點,並設計了一款手機照相 app,讓消費者有機會使用攝影工具參與「放牧牛」標章驗證過程。最後,將介入歷程化為電玩呈現,讓觀眾以互動方式閱讀作品。

 

有些人認為:作為攝影研究所,具指標性的畢業展卻缺乏平面照片似乎有些怪異。但或許,面對不同的創作脈絡,「攝影」可以有不同的角度與策略。舉例而言,手機的照相 app 即是將攝影工具交給觀者,讓觀者有機會藉由手機的攝影,主動重構對周遭的詮釋。雖然相機不再掌握於作者手中,但作品仍然從攝影工具的實用性出發,是「關於攝影」的創作方式。


 

* 引用 Hany Abu Assad 在 2003 年的紀錄片福特全順(Ford Transit),此紀錄片甫發表時曾受好評,但後來被批評是自造事件,而後被視為一部「紀錄劇」;此處用以反思川普總統和現實與真相間的搏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