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羅埃西亞|New Citizens:Organ Vida 國際攝影節

文/羅晟文

去年,我的克羅埃西亞同學 Matija 向我提及,在他的家鄉,有一個「由一群熱血志工創立的好攝影節」,名叫 Organ Vida。隨後,我很幸運地能參與最近兩屆的攝影節,也藉眾多活動、展覽學習。Organ Vida 的節目很多,這篇文字將就我曾參與的部分,分享一點觀察與經驗。

 俯瞰EYE電影博物館 ©Iwan Baan攝影,EYE電影博物館提供

 

  • Organ Vida

Organ Vida 國際攝影節每年九月於克羅埃西亞首都札格雷布舉辦,今年為第九屆,是歐洲最受矚目的當代攝影活動之一。Organ Vida 起步於2008年,由當時僅22歲的藝術總監 Marina Paulenka 發起。在活動發起前,克羅埃西亞除了經典攝影展外,幾乎沒有當代攝影活動,政府也不太輔助,但面對這個情況,Marina 正面地抱著:「與其成天坐著羨慕國外的環境,不如聯合朋友,一起展出年輕攝影家的作品。」的想法開始努力。創始之初,雖然只是小型展覽,團隊也大多由志工組成,但仍然獲得了不錯的評價,也讓她們有動力繼續努力,發展成包含展覽、座談與工作坊的攝影節。Organ Vida 的前三屆僅展出本土攝影家作品,第四屆始成為國際攝影節。目前,除了幾位核心幹部外,攝影節大部分的團隊成員仍是志工,且以當志工為榮。

Organ Vida 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它的凝聚力:開幕當週,大多數的藝術家、策展人、編輯、徵件評審等參與者都被安排住在同一處,彼此互為室友或鄰居,方便大家互動,也能認識更多新朋友。為了聚集參與者,大家每天晚上會收到一封電子郵件,通知大家隔天的展覽開幕、座談、聚餐、派對、甚至最後一天的小型旅遊資訊;攝影節核心幹部與志工團隊也透過這些活動與大家熟識。另一個巧妙的安排是發餐券,讓大家自動聚集到某些餐廳、早餐店用餐,創造不期而遇的機會。這些安排讓我們有機會更深入認識彼此,也讓攝影節的氣氛更加融洽。

 

 攝影節圖錄 (Organ Vida 提供)

攝影節圖錄 (Organ Vida 提供)

  • New Citizens

Organ Vida 近年幾屆的主題包括「Boundaries」(邊界)與「Revelations」(揭示),今年的主題則是「New Citizens」(新公民)。之所以會設定這個主題,Organ Vida 希望藝術家挑戰「公民」的傳統定義,使「新公民」越過城市與國家的藩籬,與特權、國籍、權威抗衡,進而理解在現今(後)資本主義時代生活與生存的意義。

今年的 Organ Vida 國際攝影節共有13個展覽,分布在城市11處,核心展區為札格雷布當代美術館;攝影節的公開徵件聯展在此展出。共選出10件系列作品,包含 Daniel Castro Garcia(英國)的 ForeignerJohn Feely(澳洲)的 The OutsiderMiia Autio(芬蘭)的 Variation of WhiteNick Hannes(比利時)的 Mediterranean, the Continuity of Man 等作品。此外,巡迴世界的攝影書展 Kassel Dummy Award 也在此展出。

除了前述展覽,還有許多藝術家個展散布在當代美術館內與城市各處,包含 Pieter Hugo(南非)的回顧展、Anouk Kruithof(荷蘭)於墨西哥製作的新作 Ego, Eco, CrescendoDana Lixenberg(荷蘭)的 Imperial CourtsKatrin Koenning(德國)的 IndefinitelyDragana Jurišić(克羅埃西亞)的 YU: The Lost Country,以及我的白熊計劃。

 

  • 攝影書工作坊

Organ Vida 的攝影書工作坊由前荷蘭海牙皇家藝術學院攝影系主任 Corinne Noordenbos,與義大利攝影書設計師 Fiorenza Pinna 一同主持。Corinne Noordenbos 對荷蘭當代攝影與攝影書有深遠的影響,門下學生包括 Rineke Dijkstra、Viviane Sassen、Rob Hornstra、Wassink Lundgren 等攝影家;Fiorenza Pinna 則在羅馬創辦了 Little Big Press 攝影圖書室,推廣獨立出版的攝影書籍。

工作坊為期三天,參加者必須預先準備一件攝影系列作品,在工作坊進行期間透過討論與編輯完成至少兩本樣書(dummies),工作坊結束後於攝影節中心展出。Corinne Noordenbos 對攝影書的構成有嚴格的見解,在工作坊期間,他會先和學員們討論如何找出一套系列作品中的關鍵圖片(key image),再由關鍵圖片的基調逐步發展成一本書。在樣書展中,學員們除了展示成果,也在牆面上展示其製作與抉擇過程。這場工作坊共有12位學員,大多為攝影節的參展人;也因為如此,大家有機會對照觀看作者的展覽、書本的製作過程與想法,並參與討論,十分有趣。

 

  • 小結

 David Bate 於攝影節論壇 (Organ Vida 提供)

David Bate 於攝影節論壇 (Organ Vida 提供)

去年的第八屆 Organ Vida 攝影節中,德國策展人 Kristin Dittrich 曾在一次座談中和大家討論攝影節的意義;她認為:「攝影節存在的其中一個重點就是要能讓人看到展覽的背後,平時看展或看書時無法觀察到的一面」。Organ Vida 透過作者的在場,與巧妙的細節安排,讓這些面向得以在公開、半公開和私下場合中以不同樣貌呈現,也讓攝影節成為一個有機的平台。就我而言,我常以攝影節落幕後,自己能否轉化此次經歷以作為日後的養分,來思考攝影節平台是否有效;對我而言,Organ Vida 在我曾參與的這兩屆中都做的很好,更都讓我獲益良多。